2009/11/24 记事

人前吧,總是樂呵樂呵的,可是,其實心里總是有消極無望的念頭。

两年,够不够?

两年,给自己离开这个没有希望的城市。够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