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搬到月亮村我很傲娇

咱从各自乱七八糟的轨道上汇集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有事没事到江边晒晒月亮,一不小心就从镇海走到江北。想聚餐就聚餐,不管是火锅还是炖几个茶叶蛋都能吃得风生水起。想K歌就K歌,不管明天上班不上,不管是迎接新村民还是送别老朋友,都能吼得异常欢乐。爱唠嗑就唠嗑,就那么寥寥几个人的扣群,一天能唠出N千条记录的嗑。不是没有争吵别扭,但关键时刻也总是互相扶持相亲相爱。

就像是在一个小小的乌托邦里,虽然没车没房没钱。【诶?不对,咱有单车,租个小房也布置得很温馨。】总觉得像一个个泡泡,流光幻影似的,也许某天飘着飘着,乐呵乐呵着就破了。但这个泡泡晃晃悠悠的飘到了2010的年底,即将迎来新的一年。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破,不知道会飘到何方。一切都是未知,就算终究会散去,终究会各奔前途,也要一天天努力的欢乐的过着月亮的日子。

有时候会想,人生追求这个追求那个,到头来还不是想和一群互相喜欢的人一起共度美好时光吗?

 

偷个懒,以上这一段来自漾漾,因为说的实在是太符合我的心意了。

其实,俺不好总结这一口,真的,总觉得太悲伤,容易让人长吁短叹,唏嘘不已,忍不住会觉得物是人非,青春无常,人生苦短之类的。其实我挺感性的,我也挺怀旧的,我也挺依赖我的朋友们的。

2010年,我依然一无所有,形单影只。但是认识的朋友更多了,很少一个人独自吃饭。

工作绕来绕去来来回回的折腾了依然没啥出息,唯有稍微涨了点工资,只是更加迷茫了。

我开始换助学贷款了。每个季度要还1000+了。从两百的房租换到500的房租,这一年我开始独居了。

8月份回了一趟家,有点放暑假的感觉。产生了热烈的想要离家更近一点。甚至做好了随时准备离开宁波的打算,只是还潇洒不起来。

过年不回家了,害怕回家了,或许是我还是没啥出息,混得不好,让自己失望更怕让家人失望。

这一年里,开心的日子多还是难过的日子多?也许还是开心的日子多吧?只不过还是没法真正彻底的开心起来。

因为总是没办法没有负担的生活着,生活鸭梨一天天大。但是依然顽强而又月亮又八卦的活着。

本年度最大的变动,莫过于4月份果断搬到月亮村住的这件事,让我觉得很傲娇。

月亮村,我们的理想国,我们的欢乐村。

很多人问我为啥又搬回这里,很多人不解月亮村这个名字,很多人看不惯月亮村这样的生活。很多人读不懂月亮村的快乐。

但是,我想月亮村的所有村民们都会秉承月亮村一贯的态度——不解释。

如果哪天我不住在月亮村了,那我也不在宁波了。

或者要不就是我嫁人了,或者要不就是我挂了。

月亮村的村民们,我爱你们。谢谢你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