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个雪。

昨天开始下雪的,貌似江北区下的比较晚。但是也还是给力吧,天气预报居然准了,神奇。

昨晚上给家里打个电话,爸妈已经睡了被我吵起来了,说是家里也在下雪。老爸问我啥时候去广州,我说等我攒够不用睡大马路的钱我就过去。

所以这几天的新闻就是下雪下雪下雪。我很发愁啊,这么冷可怎么办呀。

昨天回来然后就鞋子也湿了,跟庞吃完坛子菜,会合疯子,然后车子也没有推,就放在学校北门车库了。

对了,天冷,同样的冷水要加更多的热水才足够暖和呢。觉得被子有点薄,所以又淘宝了一个被芯和一个四件套,学校里的被子都睡腻了,也不暖和了。但愿周末就能收到。

今天早上一起来,已经白茫茫的一片了,但是化得很快。所以冷得要命。虽然昨天接了通知说今天可以晚到公司,但是想到PP到时候又要叫的,所以 还是早点去公司了。话说,如果我每天有个车夫斯基接送上下班,我也可以去的很早那,这叫站着说话不腰疼,哼唧,俺记个公交车容易么我。 然后结果就是,到了九点公司的大门才开。然后又等了半小时才进办公室。然后PP同学直接木有来公司了,说是家里的车发动不了,没法出门。还有同事是从常青藤一路走过来看的,神人。然后后来永丰桥和解放桥就封路了,看来早点出门还是有好处呀,虽然开的比较慢,好歹不用11路车。下午终于把地图圈好了,其实今天压根木有啥心思上班呢,活动的报名也不怎么给力,尤其东论的在线报名,不禁又有点担忧人数问题了。不过管他呢,就我一人操心,操毛线咯。

晚上,下班了先去朱雀拿鞋子,不过因为设计问题鞋筒太小,不满意,不给力啊,白跑了,只好退钱了。买个鞋子吧,这么不给力,还等了那么久呢。然后老板今年不会再出新款了。等车回来的时候吃了一杯车站那种烫熟的那种不知名的小食,然后艰难的骑车回月亮寸的 路上,去买了杯椰果奶茶,所以这就算我的晚饭了。走到半路,实在骑不动了,停下来检查车胎,果然没气了。怪不得这两天骑得我累得要命,压根踩不动。原来是没气啦。去小吃店旁边的大爷那里打气,手工的咩,真做不来这活儿,力气小的要死。大爷看不下去了,三下五除二的就给我打好了,当然是友情帮助。不过,还是小感动,作为回报,回去就去他那里打了两瓶水。嗯,以后会时不时的去那边打水的,但是就是觉得他弄了两块布在水龙头上,虽然可以防止水滴乱飞烫到人,但是总觉得不怎么干净,这边打来的水是绝对不喝的。而且,总感觉这边的水没有烧够温度。还是喜欢另外家,最近新换了水龙头,温度也总是很给力。

回来开始洗头,最近坚持做完所有的事情再爬上床才能开电脑。所以洗漱好,突然心血来潮想摆弄下我那缝纫机,于是手贱的剪了条刚买的那个竹纤维打底裤,感觉更像个棉裤,不过真的挺暖和的。然后,就被我减掉了一截,裤脚重新踩过了,但是挺粗糙的,不过反正穿在鞋子里也看不到,就凑合着啦。

人矮,穿神马都要改,真是太悲催了。人丑了吧,可以去整容。没乳沟吧,可以挤挤或者隆个。但是,人矮呢,能怎么办呢?只能让自己内心异常的强大,才能活的欢乐些吧。想想就觉得很难过呢。这就是我注定会悲催的人生,想想就觉得没劲。

十点多爬上床开电脑,吴同学的Q跳出来。呜,每天就这么个人惦记着,更是悲催了。每天惯例玩玩小游戏神马的,明明觉得是很无聊很浪费时间的行为,可就素放不下,想着可以收啦。。让我放不下的,就只有这个咩?真是天大的悲催。

最近觉得漂流瓶也没啥意思了,都是些无聊的人扔的没营养的瓶子或者就是一些胆小的不敢表白的人扔的表白的瓶子。

某些人像是从我世界里消失了一样,不再有了联系。我觉得有些难过。而我有时候会想起,因为总能从旁边的旁边的旁边的 人那里听到你们的消息。总也犹豫着要不要主动联系下,可又觉得未免自作多情,人家不见得有多在乎你的挂念呢。还是算了吧,不联系就不联系吧。可是,混蛋啊,就不能允许我耍下小性子,你们主动来搭理我下么?其实我挺在乎你们的。

现在肚子饿了,赶紧睡觉去了。明天早点争取早点起来,去公司那边吃早饭啊。

Comments are closed.